2024年2月7日

农民专业合作经济组织农民与国际接轨新载体

作者 admin

农民如何应对我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后激烈的市场竞争?在市场经济比较活跃的浙江,集聚农民创造力的新型农民专业合作经济组织应运而生。 浙江省目前已有合作社、协会等农民专业合作经济组织3400家,入社农户25万户。它们已成为提高农民组织化程度,整合资源和生产要素,提高农业竞争力的重要途径。今年4月份,浙江被农业部列为全国唯一农民专业合作经济组织建设试点省。 “单干”已难适应农业生产力发展的要求,农民要与市场“接轨”必须提高组织化程度 临海市上盘西兰花产业合作社前不久开除了3名社员。因为他们生产的农产品被检测出有合作社禁止使用的农药,或伪造购买农药的记录。这3名社员将因失去合作社这个当地唯一的产品收购、出口渠道而受损失。 合作社理事长徐有兴说:“我们必须对‘害群之马’实施惩罚,否则,只要有一家产品查出农药残留超标,我们整个基地将在外商设置的出口壁垒面前全军覆没。” 临海上盘镇一带是全国最大的西兰花生产基地,生产的西兰花全部出口。为应对一些国家的“绿色壁垒”,去年6月底,当地857名个人和企业社员组成了西兰花产业合作社,合作社社员实行“式监管”,相互监督安全用药,并对农药、化肥使用情况全程跟踪记录。查到违规行为,立即按章作出处罚。 合作社使农业标准化生产有了组织保证,成立一年多来,出口日本等国的300多批西兰花全部通过了“绿色壁垒”。2003年5月,这个基地被农业部评为首批全国无公害农产品基地。 上盘镇副镇长潘昌平对此深有感触:“合作社解决了基层政府不能解决的问题。合作社‘社籍’有含金量。谁侵犯了大伙的利益,谁就会在经济上受到惩罚。” 以组建专业合作社为手段,提高农民进入市场的组织化程度,进而健全农产品质量安全体系,是浙江省各地应对我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后农业受到挑战的有效措施。如今,像上盘西兰花合作社这样的3400多家合作社已支撑起浙江“绿色农业”的新天地。 浙江省农业厅经营管理处处长叶新才说,农产品参与市场竞争的核心问题是质量问题,质量的关键是标准化,标准化实质上就是专业化的问题,专业化必须依靠一个健全、符合市场竞争需要的组织来实现。所以,要把农产品推出国门,首要的是把农民组织起来。 用共同利益这根纽带,能把一盘散沙的农民组织起来 温岭市温桥镇农民程晓仁一年养9万只鸡,年收入9万元左右。他做的是“无本生意”:饲料、苗鸡、销售都由当地的绿牧草鸡产销专业合作社包了,他只出劳动力、家里前院后院的场地,合作社给他的报酬是养一只鸡一块钱。照他的说法,只要不死鸡,自己基本上是“零风险”。 像程晓仁一样,当地950户农户一心一意为绿牧草鸡产销专业合作社“效力”。这个合作社的社长林金法说:“合作社能把一家一户分散的农民有效组织起来成为产业链上的一分子,关键是合作社提供了他们最缺乏的资金、技术、销路以及谋生致富的路子。” 现在,这个合作社一年产出380万只鸡,合作社社员、农户遍布7个乡镇、街道。合作社成为了当地农民的“财神”。 这些组织之所以能够成功地把农民组织起来,关键是实现了各种资源的组合。台州普遍的合作社形式,是由运销大户牵头,把他们原有的市场网络与现有的农户连接起来,是市场资源和生产资源优化配置的结果。 谁懂市场谁带头。仙居县广度乡地处山地,过去农民人均年收入仅2000多元。2001年,在当地一个销售大户牵头下,他们成立了“广度高山蔬菜合作社”,销售网络在宁波、温州等地。现在,全乡1800多户农户都依托合作社,销售的农产品占全乡农村经济总收入的80%。 政府职能部门找到扶持农业的新支点——扶持农民自己的经济组织 浙江各地的实践证明,农民合作社等已经成为农产品参与市场竞争的新型市场主体。营造农民经济组织,为新形势下“农民怎么当、农业怎么搞、政府如何管”辟出一条新路。 温岭市副市长陈理富认为,提高纯农户的收入是个难点,解决这个问题的突破口,就是把他们组织起来结成同行业的经济利益共同体。温岭市农村去年兴起组建合作社之后,农户收入增加1000多元。 台州市农业局局长徐亦平说,台州搞农业结构战略性调整,政府办不到,分散的农民办不到,合作社办到了。他举例说,光是温岭市箬横镇农民彭友达牵头的合作社的带动,台州市的西瓜种植面积就从11万亩上升到20多万亩。他认为,这些合作社在保持现有的农村经营体制不变的前提下,为了农户这个市场主体经营的需要组建,以法人的身份去闯荡市场、承担民事责任,实现利润“返还”给入社农户,所以具有很强的生命力。 作为农业合作社的试点省,在实践的基础上,浙江省及时制订了有关规章,积极争取地方立法,确保合作社的法律地位。各级政府都把它作为新生事物,不断研究、扶持。